日潮品牌里,最不“潮”的品牌是谁?

相信不论你是十年前经历过 Wtaps、Neighborhood、

MMJ 日潮当道的老炮儿,还是当下穿着 Gosha、Needles

大摇大摆的 Young OG,看到标题,

你们的心中也有了同一个答案。

visvim!

从不去主动跟随风潮,但却 “落得” 日潮的名号。

尽管主理人中村世纪早已是云游仙鹤般的世外高人,但在 “不商业化,

即等同于死亡” 的潮流文化中,它让 visvim

一直站在世界范围认可的最高处。

游牧民族、印第安人的服饰;各种费时费力的泥染、蓝染工艺;

成本高昂的GIZA埃及棉;手工绘制的印花……也许这些只有

visvim 独有的标签,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何它的价格高得吓人,

东西也不符合潮流趋势,但依然能屹立不倒十数年。

坚持人手一针一线,为冷冰冰的服饰工业留下一丝 “价值不菲” 的余温

关于 visvim 的趣闻有很多:一把发售价 8000 美元的伞、

歌手 John Mayer 近乎疯狂地迷恋 visvim

更曾一度被认为是 “visvim 代言人”

早年与藤原浩的频频互动。相信各大媒体已经将 visvim 该有的梗,

嚼了又嚼,直到无味可至。

然后,除了早年在阿拉斯加的留学,以及在 Burton 的工作经历,

却有媒体愿意去报道为何中村世纪可以为 visvim

带来源源不断的设计灵感。

适逢曾经在 《POPEYE》 开设个人专栏的中村世纪,

将专栏内容整合为一本新书 《My Archive》,

而集中分享自己的众多藏品以及这些藏品对 visvim 设计的影响。

而在 《POPEYE》 的前主编木下孝浩离职前夕,

他特意邀请了中村世纪,以及曾为 《BRUTUS》 等日本杂志撰稿、

《My Archive》 的编撰者井出幸亮共聚东京表参道的

《My Archive》 展览中,一同讨论 visvim 的创作灵感。

我们特意将内容进行翻译,以对话的形式呈现在大家眼前

希望这一内容能为大家揭开 visvim 设计灵感的秘密。

“除了设计,我更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到灵感本身”

井出幸亮:

首先,我要感谢今天在座的各位。这次展览的目的是展示中村先生的书籍 《My Archive》 中介绍的各种物品,该系列自 2012 年 6 月起在 《POPEYE》 杂志上出版了六年多。

这篇每月一期的专栏文章,始于木下孝浩先生被任命为的 《POPEYE》 总编,而在今年 5 月他将辞去这一职务,连载专栏也就此完结,是什么导致了连载系列的开始?

木下孝浩:

其实早期在 《BRUTUS》 编辑部工作时,我便第一次见过中村先生。所以,当我开始在 《POPEYE》 工作时,我咨询了中村先生,希望能和他一起为我们的年轻读者制作一个系列。

当然,除了服装设计,我更希望把注意力放在他每件作品背后的个人故事上,并告诉他:“我想知道更多他目前感兴趣的东西。”作为回应,他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提出了一个粗略的概念,这标志着这个系列的开始。

让 《POPEYE》 从没有任何文化生活的气息的纯“服饰杂志” 

变成主张 City Boy 生活方式的潮流界必备刊物,

早年在 《BRUTUS》的工作经验,

为木下孝浩的改版工作带来基础

不论真假,能带来灵感的东西,就是好东西

井出幸亮

虽然这次的 《My Archive》 展览,是以 “为 visvim 带来设计灵感的东西”

为主题,而中村先生的藏品跨越了很多国家和时代,

其中很多都不能归类为标准古董,

甚至有许多物品不会被认为是有价值的古董。

井出幸亮

在展出的物品中,有一件英国制造的器皿,具有模仿伊玛目

风格的设计(江户时期制造的瓷器)。这本质上是一件“赝品”,

所以从古董的价值来看,它实际上是毫无价值的。

中村世纪

额,这个不好说,

但我记得这个碟子花了我 6 英镑

井出幸亮

我认为这就是你的收藏如此吸引人的原因,

事实上你并没有被现有的价值体系所束缚,

在选择物品时,你会有自己的标准吗?

中村世纪

我认为每个人在看东西的时候都会有一种 “这是我喜欢的东西”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过滤器(审美),

这种感觉并不一定来自于 “它”被很多人收藏,或者它值很多钱。

那到底是什么触发了我内心呢?其实每一样东西被制作出来的时候,

都一定存在某种灵感,对吧?这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我的目标是,是找到所谓的 “创作的源头”。

井出幸亮

在你的收藏中有很多手工制品,有些是天然染色的,有些是用传统的工艺制作的。

但这里也有很多东西是用机器制造的,包括汽车和摩托车。

这是否意味着你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只收集手工艺品”?

中村世纪

是的。由于外出并发现了触发我审美的事物,

许多物品恰好是天然染色的物品或手工艺品。一开始,

我也不知道背后的历史,我经常被问到“我做东西是为了

保护传统的制造技术”还是“如果我用自然的方法来制造东西是为了

保护环境”,但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我只是想做一些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让它们留在人们的心中,

所以首先我想思考什么能与我产生共鸣,

我用它作为灵感去创造新的东西。

运用来自日本九州岛南边的古老国家

级泥染工艺打造 visvim 服饰,

除了外观更显复古,外层布料也能展现较硬身的触感,

面料更能抗污及抗火

最早的“潮流”,其实是为了追逐“被爱”的感觉

 

木下孝浩

当我看到美洲土著鹿皮鞋的展品时,我不禁产生一个疑问:

那个时代的人们把如此精美的工艺运用到他们的日常工具中,

其实他们的审美意识真的有那么高吗?

中村世纪

好吧,如果你继续深入研究,我认为这些设计可以归结为

“渴望关注”。这些挂在 “药袋” 上的银饰,

最早是由印第安人土著打造的,被欧洲人发现后,

才变成商品传到世界各地。

中村世纪

某程度上这些饰物是一种标识和符号,促进了双方的贸易往来。

我认为,这些饰物有一种诚实的感觉,想要“打扮”和“

穿不同的衣服去吸引同伴的注意”,并有一种“被爱”的潜在欲望。

井出幸亮

我明白了。然而,我认为过去和现在的人们都有一种“想要被爱”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这些古旧的产物如此美丽呢?

中村世纪

我认为你可以从过去和今天的两件事中感受到这一点,

但眼前的这些事物已经有着悠久的历史,

未必符合现在的审美,而当下也有更多新鲜、耀目的产品,

大家对于 “喜欢的事物”,有了更广阔的认知和选择。

中村世纪

与现代物品相比,旧的物品并不是为了商业目的而制造的,

所以“想要别人看你”或“想要受欢迎”的信息会以更直接的方式传达出来。

没有时装秀,也没有人告诉你最新的流行趋势,所以

它完全消除了任何人为的偏见。我认为信息越简单,

就越清晰,越有力,越纯粹。

先做出一件自己愿意穿的衣服,再去考虑如何宣传和售卖

中村世纪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我们是通过生产和销售产品来经营企业的。

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最初只考虑我想做什么和我想做什么,

而不仅仅是商业。

我认为这是一个以灵感为起点的过程,

这种灵感引导我们去创造美好而持久的事物,

然后思考如何将其与企业联系起来,从而使这个想法成为现实。

中村世纪

一旦你在创立品牌的时候,逆转了这个过程(只考虑销售和商业因素),

这些框框条条将改变你的最终产品。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把个人感受和市场联系起来是很重要的,

比如做一些你自己想穿,或者认为感兴趣的东西。

木下先生,你对这个想法有什么看法?

木下孝浩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在品牌最初开始的时候,

牢牢掌握你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中村先生来说,他一直怀着向他人表达自己品味的愿望而工作,

而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也渴望创作一本人们喜欢的杂志,

我们的出发点都不同于单纯地想要销售大量产品和赚钱的想法。

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你还必须考虑如何同时将其转化为销售。

但我也认为,在整个过程中,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最初的愿望和冲动。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blivehub